官场先锋 第1847章条件艰苦(2/2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“小夏坐下说……小夏好像不象本地人,老家在哪儿?哪个学校毕业?”

    夏艳阳道:“我老家在冀北,京都大学社科系研究生,三年前通过选调考试安排到京都下面的区里工作,去年报名支援‘老少边穷’经济建设,统筹分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京都大学研究生?”

    车里顿时活跃起来,纷纷将揶喻的目光投向于煜,然后副组长——钟组部刘主任最喜欢开玩笑,道:“我们组也有京都大学研究生,嗯,小夏还是单身吧?”

    夏艳阳略一迟疑,不情不愿道:“暂时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哄堂大笑,刘主任故意加重语气道:“这么巧?我们小于也是单身!驻点调研期间多交流交流,毕竟时间太长,三个月呢。”

    徐尚立也笑,问道:“都一个学校,又都是一届研究生,以前认识吧?”

    于煜赶紧道:“不认识,我们金融学院跟经济管理学院交流比较多。”

    “小夏在学校应该很引人注目了,小于三年都没遇到过一次?”刘主任穷追猛打问道。

    唉,厅级领导碰到男女关系问题一样八卦。

    于煜赔着笑道:“是啊刘主任,活动区域包括食堂、操场、图书馆都不一样,我又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刘主任大笑道:“所以跑到渑谷遇到了,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。”

    车里笑成一团,夏艳阳似乎没觉得有什么好笑,主动岔开话题介绍沿途田地种植情况。

    包括沙树村在内的渑谷镇位于芦山生态保护区西侧,也就是山的背面。要说渑谷真够背,好像所以不利因素都集中到这儿了:

    土壤贫瘠,经检测庄稼所需要的各种营养成份都达不到要求;水源不足,地势西高东低,所有河流、地下河直接汇入芦山生态保护区;山体风化严重,泥石流、崩塌、地陷时有发生!

    但作为国家生态保护区的外围地区,红线内该遵守的规矩一条不能少,无奈之下老百姓纷纷诘问:

    我们怎么脱贫致富?!

    夏艳阳说公路两侧庄稼地经省市对口援助单位多年投入,作为示范田肥力有了明显起色,尽管如此收成只相当于平均水平的七八成,到了村子深处越靠近芦山的田地越贫瘠,长什么都不行。

    是这样啊!调研组成员们都深感贫困地区困难局面并非一日之功,有其深刻的环境、历史、地理等因素。

    于煜忍不住说京都大学有个土壤改良和地力培肥研究中心,几年前在西北地区成功改良了一片盐碱沙地,可以向他们请教请教。

    夏艳阳说他们派人来过,结论是可以改良但代价太大——西北盐碱沙地是国家投资的样板工程,用于国防农业所以不考虑成本,作为民用田地,专家认为投入远远大于产出,还不如花钱整村搬迁。

    整村搬迁!

    调研组成员们议论纷纷,都觉得专家们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内地很多贫困地区积贫积弱,岂是一个“搬”字能彻底解决问题?

    车子停到村部门口,出来迎接的却是治保主任王远方和妇女主任吕亚苹。之前夏艳阳已透露因为村委会民选在即,而镇里的意思是换掉现任村主任施国鸣,因此施国鸣闹情绪开始“生病”,什么活动都拒绝参加。

    舟车劳顿,调研组从京都乘飞机到省城桦南,再坐几小时车到商砀,再经过颠簸难行的山路抵达沙树村,个个疲倦不堪,也不多说径直请夏艳阳安排住宿,晚上各自在村民家吃饭,自由活动后早点休息。

    作为贫困县的贫困镇的贫困村,条件能好到哪儿去?有三位老板、种植大户盖的楼房,但户主在外或外出谈生意,家里没人做主;其次要数村主任施国鸣,人家一肚子怨气不宜入住;只好本着近距离便于联系的原则,都安置在村部所在的一组:

    徐尚立、刘主任一位副部级一位正厅级,分别住到王远方和吕亚苹家;钟宣部副厅、中心正处两人住在果林老板家;京都农委副处、中心正科秘书住进鱼塘主家,剩下于煜实在没法安置……

    夏艳阳说徐主任要求必须跟老百姓同住同吃,可起码要保证每天能洗澡、有独立卫生间呀,不然也太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徐尚立说那倒是,来之前我们也没想到大部分村民的厕所还是露天,要是夜里不小心掉下去怎么办?要不安排到别的村组……

    刘主任却笑模笑样问,小夏准备住哪儿?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